登录 注册
北大可以不崇高但不能无耻
   教育部6月25日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回答记者关于范跑跑事件的提问时,他说了一句自认为很有哲理的话来表达了他个人对范跑跑事件的看法“我们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在此不想对王旭明的言论表达什么意见,只想用前段时间“解放思想”热潮中一句流行言论“只要法律不限制的都可以尝试”来提醒一下王旭明先生,范美忠的行为的确不崇高,至于是不是无耻,不是他个人可以来进行道德判决的,否则不要让自己获得一个“王无耻”的雅号,就得不偿失了。
    范美忠作为北大历史系毕业的一名学生,在外“因言获罪”,在此关键时刻,有着“兼容并包”传统的北大,并没有表现出对范美忠应有的包容,而是给予范美忠一闷棍。北大历史系党委书记王春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们以有这样的学生为耻辱,对学校(指四川都江堰光亚中学)开除他我们表示赞成”。此番言论不知是王书记个人的态度还是北大的态度,既然是书记,就应该代表了北大校方的主流意见。
    无独有偶,就在范美忠引领舆论猛追狂跑之际,北大历史系的另一个毕业生王益的东窗事发,让以范美忠为耻的北大全面陷入被动。王益,那可是北大历史系引以为豪的学生,中国金融证券界风云人物,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张维迎都要激动得语带哽咽地尊称“我们敬爱的王益老师”,因其多年来在证券市场的违法违规活动,于6月8日被“双规”,我们暂且称之为“王贪贪”。北大对于王贪贪的行为并没有象对待范跑跑那样激动的斥之为无耻,而是选择了沉默。如果说范跑跑失德是北大的耻辱,那么既失德又犯罪的王贪贪岂不更让北大更为无地自容?
    北大作为中国著名的一流高等学府,教书育人是其本职,不能因为学生成就的高低就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北大如果是一位慈祥的母亲,那么范美忠和王益都是从母亲襁褓中走出去的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优点,也存在缺点,不能因为孩子范美忠走的平民路线,因言获罪,就觉得孩子可耻,也不能因为王益曾高居要职就热泪盈眶的称之为“我们敬爱的王老师”。在两个孩子都存在过失时,作为母亲的北大采取两套不同的道德标准来区别对待两个孩子,真让人怀疑北大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是不是已经遗失了?
    北大是一所学校,不是一个道德审判法庭,只要在教书育人上尽到了学校的职责,就是一所好学校。至于学生走出校门后,其个人对待社会和人生的理解不尽相同,北大是否可以更包容一些,而不是简单的横加指责和无厘头式的歌颂。范美忠今天的行为在北大看来也许是耻辱,但我们怎么就能否定今后就不可能成为“高尚的范老师”呢?王益在过去连张维迎都要高呼“我们敬爱的王老师”,难道现在北大又要自己拿起棍子来抽打过去树起来的“优秀学生”。
    北大面对范跑跑和王贪贪的尬尴,用王旭明那句很有哲理的话来进行注脚,也许是最好的阐释——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
  • 浏览:11143 评论:86 人
  • 近一年来,一场有关深圳房价会否下降的打赌,引起了各界的持续关注,而两位主角是北大教授徐滇庆和知名财经评论人牛刀,徐滇庆声称如果他输了就登整版文章向深圳市民“道歉”。随着这个赌局最后期限——7月11日的日益临近,双方纷纷出台表态。
         徐滇庆表示,深圳房价每一个月都在涨,“我不用道歉”。牛刀对此反驳道,深圳房价下降是不争的事实,徐滇庆半年前就输了,徐滇庆如果不道歉,“网友不答应,我更不会答应"

    又一个北大教授,网友们给他在7.11的名字都准备好了----徐赖赖

    不要这样说嘛,哪个学校毕业都是无一点错的,我们不要计较,走我们自己的路,放宽容些吧